绿色学校展示-世博会材料再生案项目

绿色学校展示-世博会材料再生案项目

2010年, 一个独立的非营利组织、9个世博展馆、多家配套服务公司、数名志愿者以及一家位于上海的私家学校通过不懈的共同努力,完美诠释了“再生”这一环保理念—— 本来就要被扔进垃圾填埋场的世博场馆建设材料被用来建设一个新上海高中寄宿学校。这个案例被作为地方政府针对一些大型活动的政策建议之基础,并有效地将 “重复使用”的环保理念真正植入学生的学习生活当中。
 
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通过多家独立权益相关企业的共同努力,终使可持续发展这项创新举措得以实现的过程。其实,若想环保,毋需花费更多。很多事情都能够通 过对不同参与者不同程度的激励,得以更加充分、有效地利用该集团资源。这个案例也同时说明了如何通过协调的方式工作,我们可以克服“常规经营”的标准壁 垒,创造系统性变革。
 
同时,这也是一个见证聚思如何把人们聚集在一起共同实现非凡创举的环保项目,参与的公司及组织包括:
 
世博场馆:塞浦路斯馆,伦敦零碳馆,思科馆,新西兰馆,瑞士城市馆,印度本地治里馆,英国馆,葡萄牙馆和阿尔萨斯馆
学校:上海包玉刚实验学校
非政府盈利组织:聚思,循绿,中欧国际商学院
公司:罗德公关,栢诚公司,曦怡企业咨询,(ID Creations), 查里夏摄影(Charlie Xia Photography)
 

 
 
 
 
 
 
 
 
 
 
 
拍摄: Billy Hustace
 
 
项目各参与组织、公司介绍
 
聚思 - 一家位于的中美清洁能源合作非营利组织,选择其正在进行中的项目之一 - 上海包玉刚实验学校作为他们的“绿色学校展示”,以加快影响中国消费者的消费行为。其目标是选择一间不光只用“购买”方式实现绿色,而且在筹备建设新设施 (因为新建绿色建筑比改造来得容易)的财政平衡的学校。
 
聚思 - 中美清洁能源合作组织:一家致力于提供能源解决方案、志在改变中国生产和使用能源方式的绿色非营利组织。
 
 
包玉刚实验学校是一所于2007年建成的崭新学校。2010年,他们在上海的中心地带落成了新建的小学校园;2011年秋天,他们将在上海市的郊外地区推 出新的寄宿制高中部。虽然学校想建设绿色校园,但苦于不知该如何增加融资以完成绿色改善及寻找此类型项目专家。学校的课程强调了环境教育及社会责任,学校 的工作人员也已经竭力基于这一点开发了核心课程。学校在“走向绿色”方面十分欢迎外界的支持(聚思主席刘佩琪小姐,因其儿子就读于包玉刚实验学校,而被介 绍与学校创始人之一苏文骏先生认识)。
 
包玉刚实验学校: www.ykpaoschool.cn
 
2007年创办于上海的包玉刚实验学校是一所专注于可持续发展、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拥有国际化教育理念和视野的非营利性双语双文化学校。目前,拥有中小 学生400余名。除了双语教学以外,这所学校的不同之处还在于其独特的绿色校园建设,包括绿色的屋顶和雨水收集系统。该校高中部计划于2011年秋天开 学。
 
  
 
 
 
 
 
 
 

 

 

 

拍摄: Billy Hustace

项目背景:

2009-2010学年度一直坚持不懈为学校可持续发展作出努力的学生家长Eugenia Yen现仍在家长会中负责各项有关可持续发展的工作。

在聚思的努力下,一些国际领先的环保专家——如LEED之父Rob Watson(纽约)以及绿色环保学校倡议(加州)的提出者Jill Buck,都积极参与到了包玉刚实验学校建设当中,为项目提出了很好的环保建议。Jill的访校更激发了家长会对学校2011年环保绿化措施的意见和想 法。
 
2009年4月,聚思向包玉刚实验学校引荐了国际知名工程建筑咨询公司栢诚中国区业务拓展执行 董事罗瑞麟先生。栢诚是世界领先的工程设计、施工、规划及建 设管理咨询公司之一,拥有丰富的国际经验,在包玉刚实验学校项目中,他们为学校可持续发展提供了以国际标准进行评估的环保建设方案(栢诚的母公司鲍佛贝蒂 是英国政府兴建学校的未来方案中最大的投资方及服务提供方之一)。一直以来,栢诚都对聚思在中国的工作给予了很大的支持,并有兴趣在中国参与一些特别的展 示项目。
 
    此外,栢诚公司还为学校提供了无偿的帮助,并以在有限的成本内帮助学校高中部分析评估如何实现环保要求为首要任务。除了提供一般的可持续发展设计和咨询意 见,栢诚还为学校的顾问团队开办了多个咨询工作坊;分析了不同设计方案的潜在节能量;以及对学校进行了初步LEED资格评估。学校对栢诚团队的工作质量和 专业精神印象十分深刻,随后更决定聘请其为高中校园的建设担任项目及施工管理。
 
栢诚公司: 世界领先的工程设计、施工、规划、建设管理咨询公司之一
 
栢诚Parsons Brinckerhoff: www.pbworld.com

Philip Sohmen, YK Pao School and Raymond Lo, Executive Director,Business Development, China Region, Parsons Brinckerhoff; Photo by Charlie Xia

 

 

 

 

 

 

 

包玉刚实验学校创办人之一苏文骏先生和栢诚公司中国区业务拓展执行董事罗瑞麟先生
 
摄影:Charlie Xia
 
2009年11月17日,包玉刚实验学校创始人之一苏文骏先生在聚思绿色IdeaLab发表有关于学校在追寻更加环保的基础设施、课程设置和运营道路上将面临的挑战之演说。
 
 
2010年1月26日,中欧国际商学院(CEIBS)可持续发展专业教授Richard Brubaker和他的一队学生探讨了以一个项目搭建平台以便探索如何系统利用2010年世博会回收建筑材料的问题。这队学生由John Timms带领,包括Denise Chao, Alan Ding, Ming Liu, Sachin Kulkarni, Catherine Xuan。通过查阅联合国环境计划(UNEP)对世博项目的评估,John有了最初关于世博场馆材料重复利用的构想。Richard教授说,本来这项商业 计划是专注于如何使世博会更具有可持续发展性。但到了世博建设后期,Richard建议他们要更加注重有效处理废弃物的问题。
 
Richard教授开设的可持续发展课程是中欧国际商学院全体学生的必修课,该校也是中国商学院当中唯一如此安排的学校。
 
John Timms将在2011年毕业于中欧国际商学院的MBA。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学院成立于1994年11月,是一所由中国政府与欧洲联盟共同创办、专门培养国际化高级管理人才的非赢利性中外合作高等学府。
 
中欧国际商学院 (CEIBS): www.CEIBS.edu
 
完成可持续发展课程之后,约翰更加坚定了自己要实现“场馆再生”的想法——他随后进行了一些列研究并积极地寻找机会。之后,他与循绿(GIGA)一起合 作,本着要建立材料永久交换的最终目标,他们开始与各场馆接洽,进行可行性研究并评估物质填海工程的可行性。主要目的是通过循环利用世博会材料为制造商以 及建筑公司实例展示关于大量循环利用材料的全新理念。循绿联合包玉刚实验学校向各展馆提交了“再生”的倡议。此外,“再生”材料将用来建设包玉刚实验学校 这个“看得见、摸得着”的绿色项目的最终用途,也为获得场馆捐献起到了很大的支持效果。
 
循绿:建筑师和设计师的联盟,为重新设置RESETTM现有标准而创建,旨在保证我们所创造的东西对生态、社会和经济有积极的影响。
 
循绿Green Ideas, Green Actions (GIGA): www.gigabase.org
 
可持续发展实施过程中遇到的阻碍

2010年5月13日,作为其中一间为包玉刚实验学校提供无偿服务的公司,栢诚与高中部的顾问小组共同开展了一次研讨会,以LEED的评价框架对绿色建筑设计的“绿色”程度进行评估,并随后准备了提交学校审议的具体建议报告。

 
栢诚团队由罗瑞麟、李兆江和华敏组成。他们发现“基于现阶段可持续发展类型特点在学校设计中的体现(以LEED评价框架为标准),该校只有可能达到20条 标准(与进入许可中的40条相比较)。另外有32条也是有可能达到的,但并不在现阶段的设计之内。其中有些标准并不至于增加公司集团成本投入,却需要学校 坚持保留高标准的设计要求和招标文件。一些条款也许会要求更多的资本支出,但愿有足够的企业赞助。”
 
    至此,我们不得不去思考一个问题:“一间受财政约束的学校究竟该如何实现高标准的绿色环保?”
 
    栢诚公司中国区业务拓展执行董事罗瑞麟先生指出:“一个优秀的可持续发展方案并不一定需要高昂的成本。事实上,如果从资本结算这个生命周期宏观来看,考虑 到扣除预期每年可节省的能源消耗以及对环境不良影响,成本是会有所降低的。但往往很多项目的业主和地产商过分受制于前期的资金预算紧张状况,一个良好的环 保设计的愿望所要面对的困境也是十分现实的问题。”
 
        2010年6月1日,刘佩琪小姐与Richard Brubaker教授接洽,尝试是否有可能为包玉刚实验学校项目获得其正在从事研究世博管再生的学生团队支持或引导。6月6日,Richard教授向聚斯 介绍了其正与循绿一同努力完成“世博物质交换”计划的学生John Timms。
 
         2010年7月22日,循绿以及设计公司A00的创始人之一Raefer Wallis说:“从我们的角度来看,世博只不过是每天发生在上海,乃至中国的项目中比较典型的案例。我们都知道其建筑及装修的生命周期非常短暂,而这将 会产生很多的相关问题。我們正在為搶救可重複使用和可回收的物品研究具有可行性的物質交換平台。为此,我们试图寻找一种长期有效的解决方法。关于‘世博’ 的项目,就像一个训练有素的飞行员,可以带我们看到大部分的复杂性包含在现实的建设当中——比如最重要的时间安排及最困难的获得材料的过程。John Timms正在进行可行性研究,这种研究将会帮助他从各个场馆中筛选出BOQs,再使我们从中挑选出适合包玉刚实验学校的建设材料。”“我和世博工作人员 打交道的经验是,他们过度紧张于人们期望的关注对比实际获得的关注,因此,我们应当务必向各展馆提供一套整体的任务规划从而集中他们的注意力。”
 
环保新方向——世博会展馆材料将“再生”包玉刚实验学校
 
2010年7月5日,包玉刚实验学校的苏文骏先生、栢诚公司的罗瑞麟先生以及聚思的刘佩琪小姐一起讨论了包玉刚实验学校高中部校园若想获得LEED资格认 证,在对校园建设标准以及财政限制方面将面临的挑战。想真正建设实现绿色环保的校园,还需要从多方面考量并结合运用多种方法。世博闭幕恰好适逢新校园动 工,我们可以充分利用这一点去尝试找到愿意捐赠“再生”材料支持上海包玉刚实验学校新校园兴建的世博场馆。等到2010年上海世博圆满结束,公众会对有关 世博各场馆建筑的可持续使用高度好奇。
 
上海世博会结束后诸展馆何去何从,已成为备受瞩目的社会话题。今天,包玉刚实验学校携手多家绿色非政府组织、世博展馆在伦敦零碳馆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共同启动包玉刚绿色学校展示—世博会材料再生案项目。世博会展馆材料将发挥余热,“再生”包玉刚实验学校。
 
中美清洁能源合作组织聚思主席、《时代周刊》评选出的地球环保英雄刘佩琪小姐认为:“当下,大家总在强调减废和循环,而忽视了再生。上海世博会给予了我们 难得的机会,用世博展馆材料兴建包玉刚实验学校新校园,将为我们提供一个展示地球稀缺资源再生实践的绝佳平台。聚思很荣幸能参与其中,与包玉刚实验学校一 道通过此次的绿色学校展示,为中国的再生应用提供又一范本。”
 
找寻项目协调小组
 
2010年7月9日,熟练掌握广东话、普通话以及在市场方面有丰富经验的冯中怡小姐志愿帮助聚思。刘佩琪小姐通过其父与之相识。刘小姐请冯小姐帮忙给世博 各展馆写一封企划书。之后她便正式加入项目团队负责与场馆接洽并处理谅解备忘录。包玉刚实验学校也对冯小姐积极的帮助印象深刻,之后更于2010年12月 聘请她为学校高中部做市场推广工作。
 
 为了处理谅解备忘录以及合同书,聚思联系了Vinson & Elkins法律事务所希望可以获得无偿协助。经理David Blumenthal向我们介绍了他的合作伙伴之一——正在King and Wood实习的自己的女婿Clayton Forswall。在此之前,Clayton当了6年的环境工程师/咨询师。
 
 2010年7月28日,冯中怡小姐(聚思),Jennifer Lee(包玉刚学校代表),Clayton Forswall(King and Wood)以及John Timms (代表中欧商学院和循绿)一同进行了第一次会面并决定向世博各展馆提交一份集体协议。在包玉刚实验学校市场部Charles Prior以及其他团队成员的帮助下,起草了一份征集函。
 
 与此同时,马怡珮小姐告知刘佩琪小姐她的新业务咨询合资公司充分利用妇女的力量,以促进中国的可持续发展、健康及教育事业,且她的儿子也就读于包玉刚实 验学校,所以也愿意为项目落实贡献自己的力量。刘佩琪小姐认为对马小姐来说,通过志愿参与帮助项目的落成,以及在聚思担任“世博材料再生项目主管”,环保 学校项目可以成为她非常好的新一项业务实践。
 
 马小姐说:“这是展示我们如何成功使得各界人士在同一项目的管理上携手合作,并将再生简单化的一个独特的大案件。在聚思的帮助下,我们得以成功将再生的 想法付诸于行动,充分利用资源,并在整个行动中付出我们最大的热情和能量。这是一个不同学科的非政府组织团队的努力,使我们走到一起,为支持和实现可持续 发展以及再生材料贡献各自的力量。”
 
曦怡企业咨询(SHE):www.sheadvisory.org
 
提供企业咨询的女性团队,致力于可持续性发展、健康和教育。
 
八月下旬,循绿组织的狄瑞安先生也加入进来,一同帮助进行驱动展馆注册的过程以及对建筑材料的评估。
 
与场馆的接洽 
 
2010年9月1日,在马怡珮小姐的带领下,这个志愿团体第一次聚集在一Wagas,认真的展开了场馆的签署工作。马怡珮小姐(曦怡企业咨询)、冯中怡小 姐(聚思)、John Timms(中欧合作商学院,循绿)以及狄瑞安先生(循绿)也投入到了评估材料和加紧推动场馆登记进行材料回收的工作当中。
 
我们像世博各场馆提出的问题十分简单——“你们是否考虑过在世博结束以后,场馆还可以被用来做些什么?”70个场馆中约有60个表示之后会将场馆送去垃圾填埋场。一些国家或城市尝试将展馆卖掉作资源回收利用,但究竟多少能够被成功卖出,仍是一个未知数。
 
为了能够成功地与展馆进行接洽,团队各成员均动用了自己的个人关系,以便可以联系到展馆负责人。但更多的接触是通过团员亲历亲为地逐一向不同展馆提交倡议书的方式进行的。
 
2010年9月1日,包玉刚实验学校的苏文骏先生,聚思的刘佩琪小姐与栢诚公司的罗瑞麟先生以及包括栢诚公司首席运营官及AAPSA主席Stuart Glenn先生;中国区董事总经理徐国峰先生和上海办事处经理邓国强先生在内的多名栢诚高层会面。栢诚承诺将会投入更多的人力,更加专注于物流规划及采购 管理等方面的工作。
 
获得场馆材料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困难:
 
与关键决策者——场馆负责人建立联系
关键决策者在世博期间会非常忙碌
在我们出现之前,很多场馆都没有考虑到材料回收的问题,这将导致无论是捐赠还是接收材料的过程都会有一定困难(从材料的规范文件,到拆除的代理安排)
一些场馆到很后期才可以做出决定。他们会一直持观望态度,考虑是否可以以全馆捐赠的形式代替局部捐赠。
因为是首次,有关于如何办理海关税收的问题无法确定。包玉刚会负责进口商品原始价值30%的税收。而实际进口的捐赠材料的数量只占总量不到20%。
        
 
在尝试确认并约见每个场馆专员的过程中, 两种方案的工作都进行的十分顺利——半数场馆的接洽工作通过团队成员的个人关系确立;而另一半则有赖于志愿者Kelly Huang群发给中国展览界的领头组织——中国对外贸易促进委员会的关于包玉刚实验学校项目的宣传邮件。    
 
塞浦路斯馆第一个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并从此享有因为这个项目作出贡献。场馆经理Daphne Huagulung说:“当得知'阿芙罗狄蒂府'的一部分可以被重新利用以建立一个鼓励年轻人开拓创新,创造可持续发展未来的学校时,我们都感到这实在是 比简单地丢弃更令人满意的结果。”

 

 

 

 

 

 

图片:瑞士城市馆、塞浦路斯馆、伦敦
 
图片:思科馆、新西兰馆
本届世博会共有9个国家、城市以及联合展馆同意捐出场馆材料,它们包括:塞浦路斯馆,伦敦零碳馆,思科馆,新西兰馆,瑞士城市展馆,印度本地治里馆,英国馆,葡萄牙馆和阿尔萨斯馆。
 
2010年9月6日,聚思询问罗德公关驻上海副总裁兼总经理高明先生是否可以作为公关合作伙伴对该项目提供一些无偿的帮助。
 
“罗德公关具有对倡议可持续性及社会责任的坚定承诺,而我们也一直在各种非政府组织间进行倡议的工作。对于这个特定的项目,我们愿意提供一些无偿的支持。
 
 
何斌先生/ 楼凌之小姐
 
刘佩琪小姐邀请已为聚思中国能源论坛服务了两届的摄影师Charlie Xia先生。正巧最近他也在为可持续发展领域的图片库接洽刘小姐。夏先生慷慨的贡献出了他的宝贵时间,帮助我们用影像纪录下了世博场馆以及感谢仪式。
 
 2010年10月22日,由聚思职员陈茹小姐负责,集团为所有参与项目的场馆在伦敦零碳馆举办了感谢仪式。

 

 

 

 

 

J

图片:伦敦零碳馆的Jacqueline Faulkner接受学生感谢信
 

拍摄: Charlie Xia

 

 

 

 

 

 

2010年11月11日,罗德公关帮助聚思在上海举办了英文记者招待会。

拍摄: Charlie Xia

解构过程
 
10月底,占地5.28平方公里的2010上海世博会将对公众落下帷幕,然而最庞大最昂贵的解构工作届时却即将展开。包玉刚实验学校的Rainbow Liu小姐以及栢诚公司项目经理郑海智先生加入了团队,专注于展馆结构的过程并为学校争取获得可再次使用的建筑材料。
 
当场馆的最高决策者返回他们的国家,我们的团队将于稍低一级的展馆管理层打交道,更多的困难接踵而至。很少有这种底层管理者可以做好照看好材料的工作。世 博结束了,忙碌了半年的工作人员都渴望能够好好地休息。他们在世博期间涌现出的工作能量和热情慢慢消失殆尽。甚至有些情况下,材料安全及质量问题在最后时 刻出现,迫使我们的团队不得不交换或者放弃一些材料。
 
还有一种情况也同时存在,新西兰馆希望捐献很多进口物品,但这就意味着包玉刚实验学校要为此缴纳5万元人民币的关税。如果政府政策可以豁免对货品原始价值 征收的30%的关税,将会使货物运送的过程更为便捷。虽然包玉刚实验学校在中国是一个合法的非营利组织,却不能因此获得关税的豁免。新西兰馆试图捐赠这些 进口物品也是因为不论他们是将展馆撤走还是就地销毁(很不环保),都要为此付出高昂的费用。因为这些关税的限制,包玉刚实验学校只能接受有限的一批捐助材 料作再生之用。
 
所需的场馆建设装修材料将会被拆除、打包、运输,然后在新校园里得以“重生”。由于大多数展馆都属于较容易结构的设计,使这项工作变得相对简单。只用了短 短一个月时间,所有需要的材料就被打包运送到了包玉刚实验学校的仓库。为了让运送工作更加简单快捷,团队聘用了大众物流公司(Dazhong Logistics)。那些自建的国家馆自世博闭幕之后,将拥有6个月的时间(即至到2011年5月1日)向世博组织者返还占地。              
 
回收材料在包玉刚实验学校的新生

Photo by Billy Hustace

 

 

 

 

 

 

摄影: Billy Hustace

大多数的捐献材料均适合于室内使用。由于钢铁和其他金属的商业金融价值可用于建筑业,这些材料通常在解构过程中 被一些建筑解构公司拿走。总体来说,50个 不同种类,超过300个的场馆捐赠项目为包玉刚实验学校开启了新的篇章。假如学校向零售商直接购买新材料建校,将会花费更多。包玉刚实验学校会承担近十万 人民币的材料运输费用以及海关税费,其中包括:
 
门、全套卫生间设施;
电视机、投影仪、DVD机
楼梯及楼梯扶手、隔音软木砖、装饰墙面瓷砖、玻璃地板,地毯
广告牌、霓虹灯、跟踪照明、备用灯泡
办公家具、接待桌、扬声器、窗帘
得富草皮、花盆和植物、鹅卵石、篱笆、其他装饰品
滤水器、冰箱、微波炉、隔离分配器、钢柜
铝梯、室外遮阳篷
老柚木遮阳篷、老泰米尔窗口
 

 

 

 

 

 

图片:瑞士馆的水过滤器,葡萄牙馆的水槽, 塞浦路斯馆的玻璃板,阿尔萨斯馆的衣橱
 
位于上海松江区泰晤士城的包玉刚实验学校的高中部将在2011年秋季落成。该项目将环保核心以及各方参与者的贡献精神共筑成学校,他们的无私帮助对教育学 生团结一致,共同保护环境具有重要的意义。2010上海世博可持续发展精神的种子会被播撒在全学校4万平方米的各个角落——课室、宿舍、图书馆、书店、办 公区以及户外花园。对学校来说,这也正是向学生展示如何将材料能源再生重组的一次好机会。
 
据初步统计,目前各展馆确认捐赠的建筑材料已超过50种300件,以可拆卸材料为主。世博会结束后,所有建筑材料将被拆卸、分装、运送,用于正在建设中的 包玉刚实验学校新校园和翻新旧校舍。目前,仍有不少展馆正在洽谈捐赠物品的具体细节,预计建筑材料的种类和数量将进一步增加。不难预见,在新校园建成后, 学校教室、办公室、走廊、楼梯等50间校舍300多处都将出现世博材料的身影,绿色世博的可持续性发展精神可谓生生不息、无处不在。
 
包玉刚实验学校创办人之一,理事会副理事长苏文骏先生表示:“回收世博会材料建设校园是个非常棒的想法!学生每天行走在由世博场馆‘再生’的校园中,可以 切身感受到‘再生’已融入他们的日常学习生活。2010年上海世博会即将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而其秉持的绿色理念已经在我们心中生根发芽。”
 
 

 

 

 

 

 

 

 

 

 

 

摄影: Billy Hustace

(摘自南方早报  2010年10月30日)
 
其他相关场馆介绍

江苏省无锡市已经得到了至少四个关键馆——足以成立一个常设的、充满吸引力的世博微缩园区。
 
香港馆——一个鞋盒状被中国馆庀护着的小型建筑——是其中一个在世博会之后即将被拆除的场馆。场馆经理Patrick Chan Chi-king 在近日的记者会上知会媒体,虽然一部分场馆设备将会被运送回香港,但其实际结构会被就地销毁。他说:“多数建筑由玻璃材料组成,没有任何可以重新再利用的 方法。”
 
再比如台湾馆,与西北部城市新竹签署了约合新台币4亿6千万(折合港币约1亿2千万)的合约。该建筑将被迁移到一个老化肥厂,那里将会成为一个新的产业创新园重点。
 
法国正在考虑由“七,八个中国城市”提出的希望成为展馆新家的建议。世博法国馆经理Florent Vaillot说:“建筑是免费的,但他们需要资金进行搬迁。在申请的城市中,有大中型城市,也有几个小城市。我们将以建筑的新用途为基准,判断该将展馆留给谁。”
 
再看英国馆,将会被拆除并分散。场馆本身——突出的建筑之一的公平- 是由超过6万只含有从世界各地收集来,俗称“圣战种子”的亚克力棒组成。其中一千只将作为某项教育计划的一部分发给中国的学校,另外三分之二则会通过大陆 最流行的拍卖网站淘宝网出售,所得款项将捐予一个上海的脑瘫慈善机构。
 
总结    
 
总的来说,材料的回收再生应用以及环保课题不论是对中国还是对其他任何地方来说,都不如我们希望的那么简单。所有的独立利益体成员都一致认为在此过程中, “合作”是最重要也最必要的方式。正如栢诚公司的罗瑞麟先生(Raymond Lo)所讲:“包玉刚实验学校这个案子,如果不是多家公司、组织的通力合作,很难在计划的时间内做成。同时人们也应该意识到,若想成功完成这样的项目,除 非多家公司、集团一同承诺和支持,否则将很难实现。”     
 
实现这个项目的过程中,很多时候需要转换不同的思考方式并及时做出决定。严格的自上而下的承诺模式,试图接洽到最终决策者需要面对重重挑战。在包玉刚实验 学校的案例中的一些决策者——如苏文骏先生始终坚定不移的支持是非常关键的。此外,栢诚给出了另一个具代表性的项目——Songdo国际发展的整体 LEED方案现场项目管理——这是一个在韩国仁川计划占地面积1,554英亩的综合房地产开发项目。“我们能够坚持各项绿色环保标准和设计,并将其从概念 设计真正落实到建设的唯一原因就是开发商盖尔国际(Gale International)从项目伊始对此贯彻始终的高度坚持”     
 
将所有合作公司、集团的主观能动性充分调动并致力于新学校建筑的再生方面也是一项巨大的挑战。实地工作团队、建筑师、工程师、项目经理和承包商,甚至包玉 刚实验学校自身的团队对“再生”概念连带的额外时间及精力成本都持保留态度。比如印度馆,有两三个由老柚木制成的大型装饰品,但由于对新文化的痴迷,承包 商认为直接取材新木要来得更加便宜及简单——然而这却完全违背了将世博展馆材料“再生”应用的初衷。      
 
鉴于项目中的团队成员各自隶属不同的组织,良好的前期规划以及过程中的协调工作便成为了成功的关键。不论是面对马怡佩小姐(Cindy)召集的团队例会, 还是狄瑞安先生(Ryan)在世博现场与包玉刚实验学校的建筑师及场馆工作人员一起共同协调具体的材料清单,又或者刘佩琪小姐(Peggy)在幕后将所有 的资源进行整合所必需的定期便利的沟通。在每个工作结点上每遇到一个障碍,如果没有及时地解决方式,该项目都面临着“流产”的可能。苏文骏先生特别指出: “实现再生确实需要我们大家付出更多的努力,但它给予环境的回报也将会是相辅相成的。”    
 
不止包玉刚实验学校,很多组织也都对如何得到世博场馆材料资源兴趣浓厚。看到对此种围绕材料再生话题所展开的各种形式的合作在中国已经逐渐形成一个相对标准的做法,聚思感到十分欣慰。为了实现更多的“再生”,事件管理体制的变革变得迫在眉睫。
 
其中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即是向当地政府进行宣传,促使其出台鼓励再生的相关政策——如减免税收,并规定解构公司必须对旗下所有名目负责。开发商可以较轻松 的整合解构过程和建设规划材料的重复使用(有时我们把它叫做生命周期模式或摇篮模式)。当地政府可以与循绿的平台合作,将捐献和重复使用的过程变得更加集 中、更容易协调以及更加透明。
 
案例留给我们的思考
  •  假如别人阅读了这篇报道也希望可以做同样的事,为寻求同样的结果,是否可以找循绿或者曦怡作为咨询顾问?
  •  通过这个案例,人们应该学到什么?为什么它被当成一个十分重要的案例来对待?从帮助别人的过程中又可以学到些什么呢?
  •  哪些是具有开创性的举措?
  •  关于在中国易于材料的再生应用,我们得到了哪些教训?
  •  我们的工作成果会对未来起到哪些影响,导致哪些变化?
  •  包玉刚实验学校是一所私立学校,同样的举措是不是也可以应用于中国公立学校呢?为什么?
  •  是否有何特殊因素导致世博展馆的材料回收工作难/易于其他地方的材料回收?有没有其他案例可以说明?
  •  列举一些其他的材料回收再生应用项目。